目前分類:ACG相關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正常向配對
拉德X露亞


作了一個四肢都被鋼絲線穿過的夢。

露亞‧克萊茵親眼看見自己被拉扯著,每拉動一次手腕就流出大量的鮮血。接著脖子也被纏上鋼絲,而後是嘴角、眼皮......。

「您好,我的名字叫作露亞‧克萊茵。」

她看見自己笑著這樣說,臉上一片血紅。


接著她哭著從夢中醒來,在豪華的大房間裡,四周靜悄悄的沉默無聲。
她以為自己不會再哭了。


成為克萊茵家的孩子那天開始,被安穩種植在正確的地方,她以為自己的一生會一直如此。她會成為某位有錢人家的妻子,會為他生下幾個孩子。家族合照的時候作出端莊賢淑,連嘴角上揚弧度都堪稱完美的微笑。
這一切沒有任何不對的,儘管缺少了甚麼,但當時的露亞並不理解這種些為缺憾的感覺。

直到那天,獨自走在街上的她被拖入暗巷
當那個不知名,渾身散發出惡臭與酒味的流浪漢,將自己的性器塞進她的下體的瞬間,
巨大的疼痛讓她徹底了解到,
自己過去所立足的一切是如此脆弱不堪,

就像在濃霧裡的獨木橋上行走,而現在濃霧散去。

父親的毆打,母親的眼淚,
為了不再讓她發生意外,為了掩蓋家醜,他們將她以修養的名義監禁在家裡。
看著他們著急的為她找一個夫婿,最好是鄉下的暴發戶,對城裡發生的事一無所知。

她無聲的看著一切,眼眶乾的發痛。

看著那個青年傻傻的看著自己笑,說一輩子沒見過這麼美麗的女人。
看著那為富有傻青年的眼睛,她幻想自己正再掐著自己的脖子。


如果能死去就好了
如果能死去就好了

如果能一槍打爛自己的腦殼就好了,最好還能讓我看看腦漿的顏色。
如果能對著鏡子上吊,臨死前說不定還能看見自己臉脹成豬肝色的醜陋模樣。


如果能死去就好了
希望能夠死的碎碎爛爛的,符合自己這個毫無用處又愚昧的一生。


就在訂婚的前一天,那個男人出現了。


人在二樓寢室的露亞被樓下的吵鬧聲驚醒,隨後聽見一連串的慘叫。這些吵雜聲最後在巨大的槍響後安靜下來。
露亞批上衣服,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間。

父親的頭正被一個高大的男人以獵槍舉著,腳上正在泊泊的流出鮮血,
她聽見自己心臟興奮的跳動,分不出是恐懼還是快樂。


男人穿著不怎麼高檔的三件式西裝,狂笑著說著一些露亞從沒聽過的名字。只能從那斷斷續續的描述中拼湊,是父親與黑道在生意上有了糾紛。
自稱是拉德的男人,在父親討饒著說「甚麼都願意給你」時,狂笑著一腳踩斷了父親的手指

在淒厲的慘叫中,露亞看見那隻曾經不斷在自己身上揮舞落下的拳頭,如今血爛成一片,隱約可以看見白色的骨頭。


「克萊茵先生,我想你誤會了,我唯一的樂趣,就是殺死從沒想過自己會死的人,就像你這樣。」


拉德瘋狂的大笑著,喉結愉悅的隨著笑聲上下抖動。




「因此,整個這間屋子的人都符合這個的條件。很棒吧,是不是很開心?很期待嗎?」
拉德瘋狂的嚷嚷著,用獵槍在週圍每個人臉上掃過,每個人都害怕的倒退數步,儘管主人就被對方踩在腳下。

「不過,今天我心情好得不得了,應該說是好過頭了。因此我願意開放一個名額,如果有人願意出手在克萊茵先生頭上開一槍,我會把這個人留到最後,如果心情更好一點,說不定今天不會殺他。」

拉德掏出一把左輪手槍往前一丟

「來吧,沒人要動手嗎?真是一群偽善者啊。我數到十,如果沒人出手可是會讓我心情變糟的喔!一,二......」



露亞從人群中站了出來,默默的撿起手槍,周遭人驚呼慘叫,有人開始辱罵她,但露亞絲毫不為所動。

拉德非常驚訝,隨後更是開心的大笑

「真的嗎?真的假的?這樣的美女要來開槍嗎?妳還真是夠嗆的啊?甚麼?女兒?真的假的?我就覺得今天會遇見好事,沒想到好成這樣啊!!」

拉德把克萊因用力往前踢到露亞的腳邊。


「我有一個條件。」露亞的眼睛第一次正對著拉德,那個男人的眼睛是清澈的藍色,深處卻燃燒著瘋狂的火焰。
露亞為那雙眼睛感覺到渾身興奮顫慄。
這個男人有如死亡本身。


「喔?說來聽聽看吧。我非常討厭有人跟我談條件,不過小姐你剛好是我最喜歡的類型。」


「等我殺了他後,我想請你殺了我。」


露亞無法看見,自己那空洞的雙眼裡,竟然微微發出光芒。

「用你所想的到的,最殘酷的方式,殺死我。」


拉德笑了,先是無法抑制的大笑,最後轉為溫柔的輕笑

「當然可以,美麗的小姐」


露亞將槍抵在父親的頭部,看著父親眼裡透露出恐懼、憤恨,像是一隻野獸。

「能不能請你,在說一次剛剛那句話?」
「啊?」
「關於你說你最想殺死的人。」
「哈,那個啊。」

拉德用非常讚賞、愉悅、亢奮的表情看著露亞,讓露亞也愉快了起來,她已經很久不曾感覺到愉快了。

「我最想殺的,就是這種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死的人。」

「從沒想過自己會死的人......」露亞喃喃的唸著,像在重複神聖的禱告詞
「父親,你有想過,自己會被你噁心的女兒殺死嗎?沒有,對吧?」

槍聲響起,她看見父親腦漿的顏色,血濺上自己的臉頰。

「直到現在也還是沒有,對嗎?」露亞輕輕柔柔的說,朝父親的頭部又開了一次槍。父親已然死去的屍體彈跳一下,血肉模糊。

在家人與僕人的尖叫中,拉德與露亞相互凝視。

「妳叫什麼名字?」
「露亞,露亞‧克萊茵。」
「露亞小姐,我現在不能殺了妳。」
「......為什麼?」露亞從剛剛的輕微亢奮裡醒來,恢復之前的絕望眼神。

「因為妳讓我感覺到非常愉快。」拉德飛快的說
「從以前我就習慣把最喜歡的東西留到最後吃,妳也一樣,露亞小姐。妳是這個世界上最該死最糟糕又最有趣的生物,況且妳現在還已一副自己死定了的眼神看著我,妳超想死的對吧?一直以來都很想死吧。」

他用手指托起露亞的下巴,
「所以,我要把妳留到最後。等到該死的人都死光了,等到妳幾乎忘記我跟妳有過這種約定時,我再殺了妳。」
拉德用相當紳士,溫柔的口氣對著露亞說

「很殘酷對吧?」



露亞發現自己落下眼淚,無法克制的顫抖著。
她以為自己不會再哭了,但那是她頭一次感覺到所謂的期待跟幸福。



END



本來只是想寫寫看這個有趣的配對,沒想到寫這麼長。
標題取自FROU FROU的同名歌曲,是我非常喜歡的歌

減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GOLDEN



克雷亞小時候很喜歡自己頭髮跟眼睛的顏色,一般人的說的紅頭髮其實還是比較偏棕色,像是秋天樹皮的顏色。可是自己卻是連眼睛都紅到像玫瑰花瓣一樣的紅。名字又被叫作克雷亞,一個不會被用在男孩上的名字。一切的一切都他感覺自己是特別的。

當克雷亞知道自己跟其他孩子不一樣,是一個沒有父母、沒有過去的人時,他一點都不感覺難過。他對受洗的神父說:
「所以我是直接被神生下來的,我是世界的中心。」
克雷亞以此為傲,甚至同情那些有父母兄弟的孩子們。從出生開始就跟那麼多人有牽扯,還沒能讓人依附就先依附別人,感覺真蠢。

直到他被帶到甘多家,第一次見到拉克‧甘多。

初次見面的小男孩有一頭細細軟軟的金棕色頭髮,眼睛也是金棕色。就像是麥田裡麥穗成熟的顏色。配上白白的皮膚,整個人彷彿在發光。彷彿發著光的小男孩衝著克雷亞微笑,讓克雷亞滿臉脹紅。

就像是看到另一個世界的中心。

「你好,克雷亞。請你叫我拉克。」叫做拉克的男孩笑起來像個可愛的小女生,活潑又大方,讓從來不知道什麼是緊張的克雷亞第一次感覺很緊張。
彷彿發現了克雷亞的緊張,拉克主動去牽克雷亞的手。
「要跟我一起去吃點心嗎?」
「啊、要……啊!不,不要。啊,還是要……」
克雷亞很想跟這個發光的小男孩一起去吃點心,可是又不想拉克覺得自己很貪吃,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今天的點心是水果布丁,很好吃喔。如果不現在吃,等一下不涼就不好吃了。今天哥哥們都不在,你可以吃很多喔。」
拉克無視於克雷亞的緊張,牽著克雷亞就往裡頭走。
穿過長長的走廊時,拉克忽然貼近克雷亞的耳朵。

「你好像玫瑰花喔。」
克雷亞的耳朵除了聽到拉克的笑聲,聽見拉克的呼吸,還第一次聽見自己的心跳。

拉克說自己的名字是幸運的意思,克雷亞也覺得跟拉克在一起以後變得更幸運了。克雷亞喜歡聽拉克唸書的聲音,漸漸也看了很多書,兩個人都會說很難的單字。他想要在拉克面前表現得很成熟很厲害,漸漸的也越來越喜歡練習擊劍、練習標靶。

但隨著年紀增長,拉克能跟克雷亞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他們三兄弟常常被帶去參加「見習」。克雷亞只能找隔壁的菲羅打架,但沒有拉克在旁邊看一點都不有趣。

克雷亞不喜歡這種等待的感覺,那時他甚至開始討厭起拉克,每次拍照時都刻意不擺出笑臉。於是,在馬戲團來到城裡的那一年,他決定跟馬戲團一起離開。

「當太陽上昇多美,萬物清新
像爆炸一般投擲給我們日安
高興的是這些隨同愛情
向比夢更美更光榮的日落致敬」

克雷亞把一小段波特萊爾的詩夾在拉克的筆記本裡,其實他並不是很了解詩的意思,但這是他所想到的最酷的、最成熟帥氣的道別方式。克雷亞把拉克當作自己的初戀,此時他要告別初戀和過去。
我,克雷亞,才是世界的中心。

好幾年以後,克雷亞接到甘多家來的信,說是老甘多已經去世,如今由三兄弟掌管甘多家族,希望他回來助他們一臂之力。克雷亞只好依依不捨的道別了馬戲團裡的動物們,回到紐約。

一路上,他看見紐約的人們變了很多,人人臉上掛著無奈、冷淡的色彩。面色不善,一眼就能看出是幫派份子的人物到處都是。讓克雷亞覺得既不耐又厭煩。很多年不見,他幾乎忘記甘多三兄弟的模樣,應該也差不多是這樣子吧,希望拉克沒有變太多。啊啊,早知道就不回紐約了。

來到信上交代的地點,報了名字以後,克雷亞被一個像是混混的小夥子帶到一間地下酒吧。

「喲,克雷亞!」先看到他的是兄弟中最高大的貝爾格,看起來沒有變太多,克雷亞心中鬆了一口氣。然後是向來沉默寡言的奇士,他只是微微點了一下頭,也是跟以前一樣沒什麼改變,這讓克雷亞感覺很開心。他開始找尋記憶裡,拉克那張可愛的娃娃臉。

「好久不見了,克雷亞。」
一個頭戴圓帽的纖瘦男子把帽子拿了下來,對著他淡淡微笑。男子留著一頭向後梳得非常整齊的金髮,乾淨白皙的臉龐,金色的眼神銳利但沉穩。給人一種整齊完美、一絲不苟的印象。微笑起來的樣子彷彿微微發光。

「怎麼了,克雷亞,你忘記拉克啦?」貝爾格以高分貝大笑著,克雷亞卻只是盯男人漂亮的金色眼金看,耳朵聽見自己腦袋裡嗡嗡作響。

「這也難怪,我變了很多。」拉克微笑著靠近,替克雷亞拍去肩頭上的灰塵。「克雷亞,你都沒什麼變呢。」
克雷亞驚醒過來,感覺十分狼狽。
後來他們到底談了什麼,克雷亞完全記不起來。回到甘多兄弟替他準備的旅館後,他只記得拉克微笑的嘴角、雪白的脖子、喝下威士忌時上下移動的喉結,以及金色的頭髮跟雙眼。

比上次見面感覺更強烈,就像是……

就像是看見自己世界的中心。


END

狂犬克雷亞X拉克女王
被拉克萌的腦袋嗡嗡作響的其實是我
刻意要裝大人的克雷亞也好可愛

減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好き、嫌い、好き。

銀土




銀時其實一開始並不記得土方十四郎長什麼樣子,畢竟當時正在忙著逃跑。所以當土方為了大猩猩爬到屋頂上對他拔劍,自己臉上那樣迷惘的神情,並不是裝出來想要激對方之類的小把戲。

那個人的聲音低低涼涼的,感覺很舒服,讓人聯想到還很正常時的高杉。
銀時心裡很清楚自己當初是帶著一種緬懷高杉的心情,才去接近土方的,但如果被土方知道了一定會發脾氣吧。跟高杉類似的那種冷淡又高傲的聲音非常好聽,只要忽略那些語言的意義就好了。那些罵人的話真是很煩啊,無情的話也真是讓人心酸啊,別看我阿銀一副死魚眼無所謂的樣子,我的心是很細的,跟Pocky一樣的細啊。

銀時喜歡土方冰冷冷的聲音,但很討厭他固執死腦筋卻又愛硬撐的個性。

而當銀時第一次看見土方跟沖田吵架,他非常震驚,大概就跟看到假髮身邊那隻寵物時一樣震驚……。不,應該說是發現結野主播偷偷跟人結婚時一樣震驚。

土方生氣發飆的聲音也非常好聽,原本冰冷冷的語調會因為激動染上美麗的色彩。讓人忍不住要說更多激怒他的話。連平常他表現出厭煩冷淡的時候,都讓人想刻意去招惹他。銀時好幾次只是想看見土方發紅的脖子而去跟他吵架。阿銀我可是成年人啊,不應該再玩這種掀喜歡女生裙子、扯喜歡女生辮子的遊戲了。但想到沖田總一郎那傢伙可是一天到晚在掀土方裙子就很不爽,況且總一郎已經掀他裙子掀好幾年了。

銀時很喜歡土方生氣時脖子發紅的模樣,很不喜歡他老是被沖田耍的玩的樣子。

後來不知不覺發展成現在的關係。即使已經可以在很近的距離看著土方紅得發燙的臉頰,即使是肌膚貼肌膚這麼近的距離,阿銀還是會覺得有點不甘心。雖然真的只有一點點。這樣忌妒的感覺讓他有點討厭土方也討厭自己。

銀時最喜歡土方無奈時發出的咕噥聲,最喜歡他細細長長的劉海遮住眼睛的樣子。最討厭他吃了美乃滋蓋飯後嘴巴裡的味道,最討厭他菸癮犯了腳抖個不停的時候。雖然那樣有時候也很可愛,在被阿銀問嘴巴寂不寂寞以後,他會氣惱的瞪人,卻不自覺還是把臉靠近了一點。

銀時非常喜歡土方,卻也很討厭土方。每當他要出任務的時候,每當他因為出任務很久不能見面的時候。阿銀我可是一個熱愛自由與崇尚閒散的男人。每當這種時候,總會覺得,如果喜歡會這麼痛苦,倒不如不要喜歡好了。
阿銀我心是非常細的,跟POCKY一樣的細。如果有天會因為這樣傷害了土方,那可不是說句「真討厭啊」就足夠了的

銀時非常喜歡與土方分別很久不見,卻在某天不期而遇的時候。非常喜歡土方在那天會變得比以往都害羞比以往都溫和。

非常討厭當自己把這樣的土方擁抱在懷裡,他微微顫抖騷動的樣子。
因為那會讓阿銀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才好。


END


真正的標題是 土方真可愛

減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設定參考"哈姆洛克一魚多吃"之D號餐




當我問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時,你微笑著說
那是因為你太美好了




親愛的公主:

連續一個禮拜都在訓練新人,我終於體會到以前你訓練我們時的痛苦了
但是我非常喜歡那段時間,每天都過得非常愉快。
我希望自己能再多一點忍耐力,但已經到極限了。
你過的好嗎?
想摸你的頭髮,想親你的臉頰,想聞你的味道。
以前可以熬過的日子怎麼現在變得這麼難過呢?
看來我是在退步當中。

你的葛拉哈姆艾卡




葛拉哈姆一直都像當初一樣不曾改變。
有著堅定到發亮的眼睛,像阿波羅神般燦爛奪目。
所以洛克昂不懂到底這樣的哈姆是喜歡上自己哪個部分

離開第一線後,洛克昂不只一次聽到葛拉哈姆的突擊小隊傳來捷報
他如耀眼的新星劃過天際熊熊燃燒
很快的取代了自己原有的官階

在見到哈姆以前,像是被眼罩下那隻失去虹瞳的眼睛感染般,黑暗惡毒的負面情緒作祟著。
他討厭知道關於過往的一切,關於軍方多看重這個新接任的年輕大將
關於這個年輕大將有多優秀,關於這個年輕大將曾經受過自己照顧教導
關於那些壯志未酬,消散逝去的每個夢。


「你好,葛拉哈姆艾卡大尉,我是戰略計劃部的洛克昂史特拉託斯中尉」

多年不見的葛拉哈姆變得挺拔,散發出強悍的氣勢。
這讓洛克昂失去的那隻眼睛隱隱作痛
他逼自己擠出微笑向現任長官敬禮

結果換來的是
葛拉哈姆發紅的眼眶
用力的擁抱
炙熱的呼吸吐在他的頸子



「對不起....!!」

他緊緊的刳住洛克昂使他無法掙脫

「對不起,我沒能保護你。」




從此以後是一連串無法解開的、用濃烈的思念與愛糾結的網



葛拉哈姆用近乎變態的方式死纏爛打的追求著洛克昂
但儘管覺得害羞,洛克昂並不真的討厭
因為他的熱情洋溢、自信、樂觀,是洛克昂所羨慕的


而自己又是為什麼能吸引對方呢?
如果能稍微忘記身分年齡,或是那些消散的夢,是不是能稍為坦率一點?


你曾經回答我是因為我太美好了

但就我看來,你才是美好的難以言喻。




洛克昂嘆了口氣,開始回信。






葛拉哈姆:

一個禮拜並不算太久,你的忍耐力真的很差。
況且我不會因為一個禮拜就有甚麼改變,你不用擔心。
等你回來以後,我還是一樣的臉,一樣的頭髮,一樣的味道。


洛克昂史特拉託斯





才剛發出去,就立刻感覺到後悔
儘管沒人看到洛克昂還是將自己埋在背彎裡當鴕鳥
果然立刻來自哈姆的通信鈴聲大響



在電話的兩頭,兩人都是紅著臉頰




END


閃光文

這個設定裡的洛克昂有很多黑暗面
因為哈姆太耀眼而感到自卑
但哈姆還是很用力的給他滿滿的愛喔揪咪

想寫一下洛克昂害羞的樣子

減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葛拉哈姆大尉X鋼彈大師洛克昂

菜色簡介: 原設定,無可避免的容易導向悲劇結尾

B.葛拉哈姆大尉XFLAG Fighter洛克昂

菜色簡介: 身穿UNION藍色制服的尼爾色氣逼人,第一天報到就被老闆撲倒大叫你是我的公主
從此以後都被同事們稱作公主讓他倍感困擾

C.大學生葛拉哈姆X地方小圖書館管理員洛克昂

菜色簡介: 年下攻口味,葛拉哈姆是優秀的高材生兼足球校隊隊長。
尼爾是家裡有個弟弟(剎那)要照顧的,有如母親般的哥哥,
因此兩人都在外面約會。初H發生的地點就在圖書館XDDD
第一次見面是哈姆在坐電車回家時,被對面座位睡著的乘客美貌的睡臉吸引,暗自稱呼他為睡美人
後來忍不注跟蹤(!!)的結果發現,睡美人居然是自己同公寓的鄰居

阿雷哈雷是另一所大學足球校隊的黃金雙胞胎搭擋,跟洛克昂很要好
所以兩人無論於公於私都是哈姆的敵人XD

D.閃耀新星葛拉哈姆上尉X因傷退居二線的前上尉洛克昂(眼罩造型!!)

菜色簡介: 逆光源氏計畫風味餐

哈姆是軍人世家的獨子,天資聰穎,對從軍反而興致缺缺
洛克昂則出生於中下階層家庭一路靠努力
軍校時期的哈姆,被當時受邀來視察的新任上尉洛克昂吸引,一見鍾情
為了成為能匹配公主陛下(在內心裡這樣稱呼)的騎士,積極向上
而洛克昂則把他當成一個優秀熱血的小朋友看待鼓勵他
之後因慣用眼受傷而轉到戰略計畫部
沒想到許久不見,昔日栽培的小朋友一夕之間變成賀爾蒙全開的完美男子(雖然個性變態)
並且對自己展開恐怖熱情的攻勢


今晚你想吃哪一道呢??


在下熱愛逆光源氏計畫

減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那麼瞬間,他幾乎感覺自己觸碰到了洛克昂最底層的部份。


只要將額頭貼在洛克昂的脖子上,
洛克昂旺盛的意志就會藉由脈勃傳達到阿雷路亞的身體裡,
那是混雜了寂寞、怨恨、自責的歡愉。
他可以感覺到洛克昂是同時愛戀著、怨恨著這一切。
痛苦而脆弱的模樣,使他心裡湧出大量的憐愛。


每當洛克昂美麗的眼睛裡反映出自己,
阿雷路亞不只一次在心裡對著消逝的時間說:

停下來吧,讓這一刻停下來,
它是這麼的美。



兩個人發了瘋似的、笨拙投入對方的懷抱,既暴力又自私、甜蜜又短暫。
激情總伴隨著孤獨、失落。

在幾乎完全得到對方時驟然失去。


阿雷路亞甚至覺得這種行為不是在合而為一,
而是猛烈的將洛克昂與自己分離。


其實解決這些矛盾的方法很簡單。
他可以對洛克昂說:「請把你內心真正想的事告訴我。」
你到底在追求什麼呢?到底在愛著什麼呢?在痛恨什麼呢?
不只是你的溫柔,連你的恨,我都想一起擁抱。

恐懼卻又讓他沉默無聲。


阿雷路亞陷入由無數的疑問、矛盾建構的迷宮。
沒有解答、沒有出口。
如同這個世界一樣沒有終局。
他是如此害怕傷害、害怕被傷害。

一旦擁有過,就會害怕失去。



直到他真正的失去洛克昂。



「他非常的了解我們,卻不讓人了解他。」
哈雷路亞說。


聽到這句話,阿雷路亞視線模糊了起來。

是這樣嗎?或許是吧。


在哈雷路亞消失的時候,
阿雷路亞發現,其實他也不了解哈雷路亞。

儘管他們擁有同個身體,儘管他們有完全相同的過去,
儘管他知道,哈雷路亞吸收了自己所有的殘忍,
儘管如此,
哈雷路亞有多麼的保護自己,多麼害怕他會受傷,
阿雷路亞卻不曾了解。


於是他的世界隨之崩解。

身體逐漸麻痺,腦袋裡充斥著齒輪般的運轉聲。


哈雷路亞,你也是很過分的人喔。

你非常的了解我,卻不讓我了解你。

是這樣嗎?或許是吧。

也或許是,自私的我不曾去了解你。


眼前朦朦朧朧的,
但阿雷路亞已經無法判斷是因為傷口的血,還是因為眼淚。



洛克昂,你覺得呢?
如果我愛上的是如夢般美好的你,
我又為什麼想要它醒來?


為什麼我總是想問:
「洛克昂,你真的喜歡我嗎?」

像我喜歡你那樣的,喜歡我嗎?

如果你喜歡我,是什麼讓你感覺這麼寂寞?
又是什麼讓我感覺如此寂寞?


而我真的像我自己感覺的,那麼喜歡你嗎?


如果我是那麼的喜歡著你,

為什麼,

我會讓你一直這麼寂寞?


在阿雷路亞最後的意識裡,有人觸摸了自己的臉頰。
皮革手套的觸感,讓人想要親吻。
彷彿看見了洛克昂翠綠色的眼睛裡,閃爍的光。

他笑著對他說:「怎麼又是一臉要哭的樣子呢?」



無數個日子裡一切有如夢境。

最後的最後,他聽見從自己的口中,發出細微的請求:



請讓這一刻停下來吧,
它是這麼的美。






「停下來吧,這一刻是這麼的美。」出自歌德的<浮仕德>


我在考慮收尾的時候,最先是打算讓它停留在無解的狀態裡。
然而在寫阿雷路亞可憐的樣子讓我下不了手。
最後還是決定讓他停留在美好的夢境裡。
因為我無法擁抱他,只能讓洛克昂去擁抱他。

減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雷路亞消失的那一刻,阿雷路亞感覺自己的一切都隨之崩解了

在失去動能的Kyrios裡,氣溫越來越低,一陣麻木後傷口的痛感漸漸消失


彷彿不能再感受到任何東西。


每當他陷入谷底的悲傷絕望時,身體就自動脫離控制而僵硬
腦袋裡聽到有如機械般的運轉聲。
漸漸的阿雷路亞發現這也許是超兵訓練下的後遺症。
而這樣的自己就算不是機器人,也跟機器人沒甚麼兩樣了。


意識到如此後就陷入更深的絕望。

比起戰爭,比起殺戮,比起世界上任何一切,阿雷路亞最厭惡的東西就是自己。


在洛克昂‧史特拉托斯死去的時候,所有人都陷入悲傷中,連提耶利亞也無法克制的發怒、落下眼淚。
就只有阿雷路亞自己毫無反應,心臟儘管脹裂的疼痛卻一滴淚水也無法留下。
隨後陷入了一個寂靜無感的空間中。
腦袋裡嘎拉嘎拉作響。
他反覆看著皇小姐的作戰指示,彷彿自己還坐在Kyrios上一樣。

直到他感覺哈雷路亞的手撫上自己的臉頰。


「你總是一臉要哭要哭的樣子呢。」
洛克昂不只一次的笑著這樣對他說,然後摸著他的臉,
臉龐感覺到洛克昂手套的觸感時,阿雷路亞會忍不住想親吻他的手,卻又因害羞跟畏懼而猶疑。
然後洛克昂會笑著問他怎麼了,最後主動親吻他。

回想起這一切時,腦袋裡嘎拉嘎拉作響的運轉聲漸漸消失。
他茫然的抬起頭,確認眼前的人不是洛克昂。

哈雷路亞淡淡的說:「......真是個糟糕的傢伙。」

「......什麼意思?」
「我說洛克昂‧史特拉托斯,真是個糟糕的傢伙。」
「為什麼這樣說?」
「他非常的了解我們,卻不讓人了解他。」

瞬間阿雷路亞覺得視線模糊了起來。


在跟洛克昂說話以前,他就在托勒密上看見那個人獨自沉思的樣子。
洛克昂的皮膚白到有點反光,在長長的棕色捲髮附蓋下,看起來非常冷酷而豔麗、難以接近。
這讓阿雷路亞在要跟洛克昂打招呼時感覺很緊張。


沒想到,當洛克昂笑起來的時候,那些陰影都從他臉上消失。
他用非常溫柔的微笑向阿雷路亞告知了自己的名字,
在長長的棕色睫毛下,翠綠色的眼睛閃著美麗的光芒。

那個時刻美好到讓人覺得虛幻。
阿雷路亞甚至不確定那一刻是真實的,抑或是自己的幻想。
事實上與洛克昂相處的每個分秒都讓阿雷路亞感覺非寫實、如同夢境。
每當他想碰觸洛克昂的臉頰時,心中的警鈴剎然作響,阿雷路亞就從夢中驚醒。
在醒來與沉醉中輪迴。


阿雷路亞和所有人一樣喜歡洛克昂。
漸漸的他想要更多一點,想要得到更多的微笑,想要得到更多溫柔的問後。

為此阿雷路亞感到困擾,
困擾到冒出了黑眼圈、
困擾到練習時失誤被提耶利亞罵罪該萬死。
看不下去的哈雷路亞逼著他去做個了斷,
甚至威脅阿雷路亞:
如果不去他會想傷害洛克昂,就像洛克昂傷害他們一樣。
(阿雷路亞替洛克昂辯護說他沒有傷害我們,
哈雷路亞堅持當ㄧ個人對自己的溫柔沒有意識就是傷害別人。)
於是不得已的他只好告訴了洛克昂自己的困擾。



洛克昂靜靜的聽完,說他很抱歉一直沒發現。
他一個字一個字說得很慢,阿雷路亞注意到洛克昂的脖子有點泛紅。他以為洛克昂生氣了。

「你不需要跟我道歉,我,我才需要跟你道歉,我太得寸進尺了。」
用90度的彎腰向洛克昂認錯,一想到被討厭,阿雷路亞聲音裡帶著哭音。

「......這種事沒甚麼得寸進尺的吧.....」
洛克昂帶點困擾的笑聲非常好聽,讓阿雷路亞忍不住抬起頭看著他。

洛克昂雪白的臉頰隱隱約約透著紅色,耳朵跟脖子也是。
然後他用著非常溫柔,甚至帶著悲傷的微笑,看著阿雷路亞說謝謝。

那樣溫柔而悲傷的笑容只有在兩人獨處時才會看到。
這讓阿雷路亞感到迷惘,不知道應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洛克昂會主動親吻不安的阿雷路亞,甚至更近一步接受讓阿雷路亞抱緊他。
即使這樣阿雷路亞還是感覺洛克昂捉摸不定,覺得洛克昂跟他有距離感。

有時後哈雷路亞對洛克昂的存在跟距離感覺憤怒,而主動出現在洛克昂面前,
掐著他的脖子彷彿想得到他的靈魂。
阿雷路亞無力阻止,因為他知道那也是自己的願望。

對此洛克昂同樣以悲哀而溫柔的笑容回應,接納了哈雷路亞的焦躁
這讓哈雷路亞跟阿雷路亞都感覺崩潰。


「我真的很喜歡你們,阿雷路亞跟你我都很喜歡。」
「你對任何人都是如此,洛克昂!你沒有不喜歡的人。」
「哈雷路亞,你根本沒有認真聽我說話。」
「沒有認真聽人說話的是你。」
他揪著洛克昂的衣領,企圖將自己化為利刃刺進他的胸口。


你對每個人都好,因為,
你根本沒有真正的喜歡任何人



哈雷路亞粗暴的將壓迫在他們倆胸口的痛苦,一鼓腦的噴發。
震動著彼此的耳膜。

瞬間,洛克昂翠綠色的眼睛突然變得如同玻璃般無聲。
那讓他看起來非常年幼。
他試圖從喉嚨裡擠出幾個音節。


洛克昂的痛苦直接傳達給哈雷路亞跟他體內的阿雷路亞,
他們感到寒冷、戰慄,痛得驚慌失措。

隨著洛克昂的眼淚像斷線般流下,哈雷路亞感到後悔而離開,
阿雷路亞則抱緊了洛克昂。

自己到底想要洛克昂怎樣?
阿雷路亞並不知道。
卻也無法說服自己心裡巨大的寂寞停止鼓譟。
最後總是用親吻跟擁抱來結束。

我愛你再多給我一些,再多給我一些。
這樣是不夠的。永遠都不會夠。
根本就沒有用。

美好到如同夢境的時光像張大網糾結著阿雷路亞。
在其中他只能無計可施的逐漸窒息。

TBC


我沒想到會寫這麼多,居然還要分上下回,好累。
而且好悲傷,我想寫很甜很笨的阿雷洛克文

我想學習安萊斯描寫愛情的筆法卻總是失敗。
如果能讓人稍微感覺到他們的痛苦就好了。

減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